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人魔之间】
【人魔之间】

自从上星期泰国旅游回来小志就一直高烧不退,有时清醒,有时陷入昏睡,并不时地发出骇人的哀鸣。  这让妈妈相当地担心,看了许多医院仍未见起色,然而慈母爱儿心切,尽管秀媚受过高等教育,但是最后仍然不得不相信街坊所说的可能,就是中邪。  经由邻居的介绍,秀媚带着小志的生辰八字,走了很远的路,找到了传说中的八姑。  “嗯……这……”  “八姑……怎幺样?”秀媚看着八姑紧皱的眉头,急着问道。  “唉!照着这孩子的命盘看来,他今年是会有一劫,而且……可能……”  “可能怎样?”秀媚急切的问道。  “可能……过不了……”八姑沉吟着。  “啊!”  “不过……”  “不过怎样?”  “不过……怪了,我从来没看过这样的命相,他的命数照说只到今年,这原本是决过不了的,但是,他的父母宫极旺,照说这种命盘的人一生受尽父母的庇佑,应当不会是早夭之命,还有……他结婚了吗?”  “还没!”  “嗯……他的命真是太奇怪了,他今年该有一妻,而且能增他福寿,不该早夭……不该早夭的……”  “八姑,是不是要像以前的人一样,给他找个对象,冲冲喜。”  “是没错…可是……这对象一定要比他年长,而且……最好是婚寡之人。”  “这……你是说要找一个结过婚的人……这……”  “你先别急,我说他的命相奇怪,这真的是我前所未见的,他注该有一个长妻,但……却又只能私定终身,不能拜天地的。”  “这……八姑,你愈说愈荒唐了,你这不是叫他找一个离过婚或死了老公的女人来和他同居吗?”  “是……是这样的。”  “唉!我看我还是另外想办法吧!”秀媚尽管原本不愿相信这些旁门左道的东西,但是现在是死马当做活马医,在来寻找八姑的路上,她不断地求神念佛,希望真能从八姑这里得到解救儿子的偏方,但是听这八姑说得离谱,不由得又起了怀疑。  “唉!我知道你不能接受,我也不勉强你,我可以不收你一分一毫,我只想证明我没看错,你先回去想想吧!我也要再想想。最好是能让我亲自看到本人才能够确定,这样吧!如果你想尽办法之后,还觉得我可以相信,就尽快把他送到我这里来,也许还会有办法,还有,你把你夫妻的八字一起给我。”  “我丈夫已经过逝很多年了。”秀媚见八姑说得诚恳,不由得态度稍微缓和了。  “那就你的吧!”  秀媚于是将自己的八字写给了八姑。  “……”八姑看了许久,又有桌上写了许多不知所云的东西。  “八姑,怎样?”  “嗯!我没看错,你的命数和你儿子的确实相生相连,只是……奇了……”  “又怎幺了?”  “来,我看看你的手。”八姑拉过秀媚的手来仔细端详。  “怎样?”  “这……从你的八字和手相都说明一件事。”  “什幺事?”  “你应是旺夫益子命,你丈夫和儿子应该是大富大贵的……”  “可是我丈夫死了啊!”秀媚听到这里已经听不下去了,更觉得八姑根本就是在胡扯。  “你先别激动!我指的不是你以前的丈夫,而是……”  “八姑!对不起,如果你是说我会再婚的话,那我直接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我丈夫死了之后,我眼里只有儿子,我是不可能再婚的。”  “唉!我看……我要是再说下去,你恐怕更不能接受了!”  “你还是一次都说完吧!我自有主张。”  “你……你会在今年结婚。”  “对不起,我走了!”秀媚听八姑这样肯定地说,再也听不下去了,拿起皮包里的红包往桌上一扔,就往外走。  “三天之内……三天之内一定要把他带来,否则就来不及了……”八姑的声音在秀媚的身后喊着,秀媚头也不回地往山下走去。  ************  秀媚回到医院,医生马上迎面过来。  “呵!林太太,你儿子可以出院了。”  “啊!这……”秀媚有点不敢相信,昨天还高烧昏迷的儿子已经好了。  “他的烧已经退了,人也醒了,现在大概正在收拾东西呢!”  “医生,真是太谢谢你了,他……到底是什幺病?”  “这……大概……大概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有点食物中毒吧!”  “哦!谢谢你医生,我这就去办出院手续。”  秀媚高兴得直奔儿子的病房,她在电梯里想着自己竟然会花一天的时间拔山涉水地去找什幺八姑的,直觉得可笑。  “小志!”秀媚推开病房的门,就见到儿子坐在床沿。  “……”小志两眼斜睨着进来的秀媚不发一言。  “小志……”秀媚看着儿子冷冷的眼神,突然背脊莫名地一阵发颤。  “……”  “小志……你……别吓妈……”秀媚看着儿子目露凶光的眼神,竟不敢往前靠近。  “……”  “小志……你怎幺了?你好点了吗……”秀媚刹那间觉得坐在床上的人不是她的儿子,那眼神让秀媚觉得头皮发麻。  “婊子!”小志的嘴巴缓缓张开,却恶狠狠地说了一句脏话。  “小志!”秀媚这下知道不对劲了,那一声“婊子”让她整个人不由得从脚底凉到头顶。  秀媚惊叫一声,转身奔出病房。  “医生……医生……我儿子……我儿子……他不是我儿子……”  秀媚惊恐万分地拉着医生,声嘶力竭地喊着。  “林太太,你冷静点,到底是怎幺回事?”  “医生……我儿子他……他骂我……骂我……婊子……”  “这……林太太,可能你平常太宠他了,所以……”  “不是的……不是的……你过来看看……看看就知道了……”秀媚拉着医生往病房方向过去。  在病房外,秀媚仍惊魂未定,不敢进去。  “医生……你进去看看……”  “好吧!”医生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一会儿秀媚在病房外听到房内的对话。  “医生,我妈呢?刚刚她怎幺进来一下就跑出去了?”  “哦!她去帮你办出院手续了,怎样,还会不舒服吗?”  “不会了,好像做了一场梦一样,我现在只想赶快回家呢!”  “呵,好,不过记得别再乱吃东西,你大概吃到不干净的东西了。”  “嗯,我知道,啊……妈,你来了!”  秀媚听着医生和儿子的对话,不由探头进来,刚好和儿子的目光对个正着,只是这一次她看到的,却百分之百是她那俊秀儿子温暖的眼神。  “嗯!”  “林太太,你可能太累了,还是建议你多休息才是,小志,回家后可别再让妈担心了。”  “嗯!妈,你的脸色好差,对不起,是我让你担心了。”  秀媚看着儿子回复正常,不禁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搞错了,可是,刚才那一幕,却实让她魂都吓飞了。  “林太太,你们收拾一下,我先下去了,等一下你来柜台签个名就好了!”  医生说着离开了病房。  秀媚看着床上笑吟吟的儿子,仍有点惊魂未定。  “妈,你怎幺了?我们快回家吧!”  “哦……好……”秀媚发觉她的声音还有些颤抖着。  一会儿之后,秀媚带着儿子登上计程车,秀媚仍然不敢直视儿子的眼神,深怕又看到那可怕又邪恶的目光,不时将眼光移向车窗外头。  “妈,你真的累坏了,看你都不说话。”小志在一旁挽着秀媚说。  “嗯…是……是啊!妈这几天都没睡好,小志,你还记得这几天的事吗?”  “我……我不太记得,只知道自己的身体一直都好像火炉一样地在烧着,好难受。”  “嗯……你从泰国回来的第二天就开始发高烧了,还…还一直做噩梦,把妈都吓坏了,妈带你看了很多医院都不知道什幺原因,你时好时坏,妈以为……”  “妈,我现在全好了,你不用担心了!”  “嗯……”秀媚这才稍微安心下来,刚才在医院所发生的事,也许真的是自己的幻觉,很可能是被八姑影响的吧。  秀媚给自己找了一个很牵强的理由来说服自己。  秀媚稍放心地看着车窗外掠过的街景,这时车子驶进了一座隧道,车外顿时暗了下来,而就在刹那间,秀媚从车窗的倒影中看见身旁儿子正在直视着她,秀媚的背脊一下子又发麻起来,因为她从车窗的倒影中看见儿子的眼神,就和医院中看到的是一样的。  秀媚全身像被电击一样的颤抖着,她撇开目光,看着前面司机的后脑勺,不敢再看窗子,更不敢看坐在身旁的儿子。  “妈……你还好吧!”小志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着。  “我……我……”秀媚竟吓得说不出话来。  “妈,我看你真的是需要休息才行了。”  秀媚就这样僵着身子,好不容易让自己的心神稍定下来,她想到了八姑说的话。  “小志……妈带你到山上去住几天,好吗?”  “山上?哪里啊?”  “哦……妈妈有个姑妈住在山上,很久没去看她了,我看……我们都需要休息,就到你姑婆那边去玩两天,好不好?”  “姑婆?怎幺都没听你提过?”  “哦……这……你姑婆平常不喜欢人打扰,所以……”  “好啊!那我们什幺时候去呢?”  “嗯……我看……我们就别回去了,直接到山上去吧!”  “不用先和姑婆连络一下吗?”  “不用了,她那里没有电话,直接去吧!她会在家的。”  ************  秀媚带着儿子换了几次的车程,几个小时之后,来到了八姑住的山脚下,而天色已经渐渐地暗了下来。  “妈,天都黑了,我们还要走多久?”  “就快到了,走吧!”秀媚深怕被他发现,不敢和儿子多谈。  走了近半个小时幽暗的山路,秀媚远远地望见八姑的房子透出微微的光线,仿佛见到了菩萨显灵一样的兴奋,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但一会儿她突然发现身后的儿子没有跟上,她回头一望,只看见儿子立在远处山路的中央,一动也不动。  “小志……你怎幺不走了?”秀媚转过身往回走。  但就在靠近儿子十余步的地方,她又看见了那张可怖的脸,山路两旁的树撮沙沙的摇晃着,微微的夜色底下,儿子的两眼似透着青光一样的恐怖。  “臭婊子,你想去哪里?”小志口中再次说出令秀媚心惊胆裂的话来。  “小……小志……”秀媚惊恐得双腿一软,整个人瘫在地上。  “嘿嘿嘿……”小志露出狰狞的笑,一步步地走向秀媚。  “……”秀媚已经惊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只有两眼惊惧地看着眼前这个不像儿子的人慢慢地靠近她。  “臭婊子,不逗你玩了,我看就在这里把你干了,省得老子夜长梦多。”  “你……你……到底是谁?”秀媚终于从牙缝中勉强地挤出几个字来。  “嘿……我是你的亲儿子啊!嘿嘿嘿……我的亲娘,嘿嘿……”  小志狞笑几声之后,伸手突然将秀媚的裙子“刷”一声地撕了开来。  “你……救命……救命……啊……”秀媚只能在喉间有气无力地喊着只有她听得到的声音。  “嘻……嘻……亲娘,让儿子给你爽一爽吧!别叫了,嘿嘿……”  小志说着脱掉了裤子,露出那粗大的阳具,就扑倒在秀媚身上。  “啊……不……不要……救……救命……啊……”秀媚惊惧着眼泪直流。  “孽障!”  突然,在小志背后传来一声霹雳巨吼,小志压在秀媚身上的力量渐渐地消失了。  而秀媚也在这时候昏了过去。  一会儿之后,秀媚悠悠醒来,已经躺在一间屋子里面。  秀媚定过神来,只见八姑状似天神一般地立在眼前。  “我就觉得今天晚上山上的空气愈来愈浑了,原来……”  “八姑……哇……”秀媚再也忍不住地放声哭了出来。  “唉!你现在相信我了吧!”  “八姑……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  “你还看不出来吗?你儿子被脏东西沾上了。”  “这…八姑……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八姑……”秀媚这时再也深信不疑,马上双膝一跪,求着八姑。  “你先起来,我要先知道这孽障是何方神圣!走,到前厅去。”  八姑领着秀媚来到前厅,秀媚只见儿子小志被五花大绑地绑在椅子上。  “妈……救我,妈,为什幺把我绑起来?”小志一见妈妈,马上又回复了正常的神情哭着说。  “孽畜!还装…”只见八姑扬起手上小瓶子,将瓶里的水往小志身上泼去。  “啊……啊……老妖婆……我干你祖宗的老烂穴……啊……嘿嘿……”  刹那间小志又回复了狰狞的模样,看得在一旁的秀媚又是惊惧,又是难过。  “八姑……”  “别急,让我先问问他。”  “嘿嘿嘿……老妖婆……你最好放开我,让我尝尝我娘的小嫩穴,嘿……如果……你的老穴也痒的话,我也可以让你爽一爽,怎样?”  “畜牲!你也不看看你现在的情况,还敢放肆!”  “嘿嘿……老妖婆,别以为你这样就能困得住我,老子火起来,先把这小子的魂给撕了,让我那骚娘永远也尝不到让儿子干穴的美妙滋味,嘿嘿……”  “八姑……你要救救小志……八姑……”秀媚在旁听得惊恐万分。  “我看不让你吃点苦头,你那臭嘴是不肯闭上的。”只见八姑从口袋摸出一块红布,说着就往小志头上一罩。  “啊……哇……啊……老妖婆……快拿开……啊……烫死我了……啊……”  “先闭上你的臭嘴,我问你什幺,你就答什幺!”  “啊…我闭你他妈的老烂穴……啊……好…好……我闭嘴……快拿走……”  八姑伸手将套在小志头上的红布除去,只见小志满脸的水泡,仿佛刚被开水烫过一般,两眼恶狠狠地直瞪着八姑,面容恐怖狰狞。  “好,你到底是谁?”  “老子……”小志待再发狠,但见八姑手上红布一扬,嘴又闭上。  “还没玩够?”  “好,我说,我叫张扬!”  “再说!”  “我生前和老娘通奸,嘿……干自己老娘真是他妈的爽……”  “啪”一声,八姑用手上红布往小志脸上一掴。  “还不干净!”  小志脸上被红布一掴,脸上的水泡顿时破开,又加了一道浮肿的红印。  “八姑……”秀媚见状心有不忍,毕竟那个身体是自己儿子的。  “不要紧……畜牲!我看我还是将你套上一晚,明天再问好了!”八姑作势要再将红布套上。  “好好好,别套……我再说就是!我和我娘因为通奸被村人发现,村人将我娘浸了猪笼,然后把我吊死,还把我的骨灰扔进海里,我的魂魄一直随着大海飘到了南洋,被人拾了回去,供在路旁的小庙里,可是……庙里其它的兄弟,一直不让我享用供奉,每天毒打我,今年刚好七七四十九年,如果我再不设法逃离那个地方,我就会魂飞魄散,永远也别想再投胎了!”  “畜牲!你投胎也是一头猪。”  “总比魂飞魄散好吧!”  “然后呢?”  “然后就在半个月前,有个人进来庙里,竟在里面睡着了,我见机会难得,就趁他魂飘神游的时候,进了他的身体。”  “那……那小志呢?”秀媚在旁焦急地问。  “他……他在,我进来以后,他还想跟我挤,我就让他休息了!”  “什幺!”八姑怒吼一声,震得小志往后一倒。  “啊!别……别生气,我叫他起来就是……”  一会儿之后,小志的眼神渐渐地柔和起来。  “妈……我…我怎幺……妈……谁把我绑起来了?”小志显然已经回来了。  “小志……可怜的孩子,八姑,现在该怎幺办?”  “嘘……”八姑举手作禁声状,将秀媚拉到一旁。  “八姑……”  “现在我必须想办法让那畜牲的魂魄离开你儿子身上。否则,久了连你儿子都救不回来了。”  “那……求求你,八姑……”  “你儿子气虚,很快又会被他取代,先问他清楚再说。”  “喂!我都说了,还不把我放开!”小志又被张扬给取代了。  “急什幺!我再问你,你娘呢?”  “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断了气之后,一直飘飘忽忽的,什幺都不知道,等我的魂魄聚拢之后,我已经在海上了,我想……我娘大概也和我一样,被扔进大海了吧!”  “畜牲,你生前因乱伦而死,死了又想害人乱伦,我还能容你吗?”